走过60年,却无奈一场肺炎——伴随着3月17日晚间,欧足联宣布2020欧洲杯延期一年举行,始终笼罩在新冠病毒阴影下的欧洲足坛,终于无奈地按下了“Delay”。然而,德劳内杯来年再战,之于眼下复工遥遥无期的各大联赛,无疑是莫大的松绑,但延期显然也只是治标不治本:从注定要多方亏损的经济账,到延期亦无法救急危难的欧战和欧国联,再到大赛扎堆、索赔传闻和球市萎靡等连锁反应,大赛年变大灾年,首次要在奇数年举办的欧洲杯,背后仍是疑点重重,问题多多。

  TT-EuroCup-hoan-den-2021-2.jpg

  一问:再三延宕,割肉止损?

  欧足联为何痛下决心推迟欧洲杯?要知道,本月初,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在全体会议上,还对欧洲杯延期几乎不置一词,除去对欧洲杯如期举办“持乐观态度”,还透露已和因凡蒂诺就“照常办”先行沟通,并得到后者力挺。然而计划不及变化,打脸来得如此之快:截至目前,除法甲仍是“零感染”的净土,意甲、英超、西甲、德甲相继沦陷,更不乏桑普多利亚、瓦伦西亚、西班牙人、阿拉维斯等队集体沦陷。而在场外,累计确诊超过3.5万人、全国8%医护被感染的意大利、感染人数双双破万的德国和西班牙、单日死亡人数暴增50%的法国,一长串触目惊心的黑色数字,已给首次12国联办、人员流动空前的欧洲杯拉响了红色警报。

  covid-19-1.jpg

  疫情愈发深重,相继停摆的各国联赛复工,自然遥遥无期。原本急吼吼4月初就要复工的英超、德甲和西甲,显然是盲目乐观;而意大利已经做好了5-6月连续一周双赛、赶完12轮的悲观预案。而加上尚未确定如何打完淘汰赛、只给了决赛日指导意见的欧冠欧联,欧洲杯若硬要“头铁”如期照办,各国联赛想打完赛季,恐怕只能大赛之后继续来过。

  那样的话,下赛季欧战名额如何确定?球员能否得到充分休息?夏窗是否延迟?牵一发动全身的麻烦一箩筐。至于欧洲联赛将本赛季腰斩的选项,更是断不可取,不可估量的财政危机将导致大量中小俱乐部面临灭顶之灾,继而动摇欧洲足球之根本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欧足联饶是一百个不乐意,推迟欧洲杯也成为必然之选。不出所料,各国均对欧足联的这一善举拍手叫好。

  二问:和气生财,索赔何来?

  欧足联视频会议之前,比已被爆料的延期更耸人听闻的,是科贝电台、The Athletic先后爆料,称欧洲杯延期12个月的先决条件,是旗下各支联赛和俱乐部赔偿3亿欧元。此言一出,各界哗然,且不说以眼下控疫形势,意大利、西班牙等重灾区能否顺利完赛、赛季亏损几何尚在未定之天,欧足联和各联赛、俱乐部本就是一根绳上的利益共同体,此刻率先跳船不认人,玩的又是哪出?

  UEFA-president-Aleksander-Ceferin-1256777.jpg

  蛋糕做大,有钱共赚,一向是欧洲足球心照不宣的潜规则。即便欧足联面临着赛事延期的违约风险,竭泽而渔的结果,只能是度过危机的联赛和俱乐部愈发离心,甚至以自组赛事为回应,打破管理层和业务层十余年来的和平共处。而伴随着以《纽约时报》为首的多家媒体否认消息可靠性,切费林也终于“官方辟谣”:“我们并没有让成员协会支付赔偿金的说法。”

  如今,欧洲杯确定延期、横征暴敛归谬,逃过一劫的各大联赛,已经摘掉了头上悬着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法国足协主席勒格拉埃、英足总首席执行官布林汉姆、西班牙足协主席鲁维亚莱斯及各豪门话事人,声明中都离不开“这一决定让6月结束各国联赛成为了可能”。接下来要考虑的,是剩余赛事如何在空场下尽快恢复,毕竟,仅以西甲为例,赛季腰斩和空场打完的收入之差,就高达5.5亿欧元。

  三问:空前损失,如何弥补?

  2018-19赛季,欧足联以38.6亿欧元刷新收入纪录,增幅达38%;而上届欧洲杯扩军至24队,仅一个月的大赛期便带来19.16亿欧的真金白银,较16队时代增收40%有余,整届杯赛8.6亿欧元的纯利润,让欧足联豪气地向各成员国足协派发了6亿欧元的“大红包”。而在切费林的预估之中,2016-2020的新欧洲杯周期,欧足联4年入账150亿欧元,是同期FIFA、国际奥委会的两倍之多。而2020欧洲杯,显然为“冲刺”KPI而来。

  unnamed.jpg

  “推迟今年夏天的欧洲杯,将让我们损失上亿欧元。”切费林声明中固然没有透露具体损失数字,但可以想见,过去几年“增收”高度依赖版权营收(占营收比超过80%)的欧足联,除了与转播商斡旋协调、避免或减少违约赔偿之外,此前各主办国足协筹备赛事的各项开销,显然也只能推迟一年“回本”,还要额外支出各种人工费用和利息。

  但相形于欧洲杯惊人的创收能力,各国足协的当务之急,是确保联赛这块大蛋糕安全无虞。而据毕马威的最新计算,本赛季五大联赛一旦无法复工,带来的潜在损失将高达34-39.5亿欧元。其中,损失最大的是英超,由于还有92场比赛未踢,其损失预计高达12.5亿欧元。之后是西甲9.5亿欧元、德甲7.5亿欧元、意甲6.5亿欧元、法甲4亿欧元——但更触目惊心的,是上述估算只针对联赛本身,并不包含欧战……

  四问:殃及彼岸,所为何故?

  就在欧足联宣布欧洲杯延期一年后的半小时,南美足联亦步亦趋,宣布2020美洲杯同步顺延,而赛期居然如出一辙:同为6月11日开打,7月11日赛罢。与12国联办的欧洲杯遥相呼应,本届美洲杯首次推出南北分组、邀约两支亚足联队伍参赛,并官方定调四年一届、不会再在奇数年举办。此次“神同步”,其间又有多少无奈?

  Copa-America-2020.png

  尽管疫情并不及欧洲大陆汹涌,但在医疗资源更频繁、公众安全意识同样较差的南美,疫情防控同样间不容发:17日,身为主办国之一的阿根廷,萨尔塔省、胡胡伊省及圣克鲁兹省均首次确认新冠感染者;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到周边城际列车只在换乘站允许上下车,该国股市下跌14.5%,国家风险指数超过4000。而另一主办国哥伦比亚,首都波哥大、第二大城市麦德林在内的多个主要城市和至少三个省,宣布进入“公共灾难”状态,10多个省市实施宵禁和禁酒令。总统杜克17日晚发表讲话,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——往年没病没灾时,南美各国糟糕的办赛能力已经备受诟病,如今疫情来袭,显然是泥菩萨过江。

  而各国家队精英多半在欧洲效力的现实,也注定了美洲杯抗风险能力远比欧洲杯更差。且不说最早6月底才能完赛的各大联赛,注定无法放南美各国球星驰援国家队,就算联赛腰斩,回归故土的巨星们,仍要隔离上14天才能踏上球场……想想遭遇疫情突袭的弗拉门戈,让整个南美解放者杯都停下脚步的无奈吧。在南美,病毒从场外到场内,远比欧洲更快。

  skysports-copa-america-argentina_4949511.jpg

  五问:大赛扎堆,谁腾地方?

  欧洲杯首次在奇数年举办,意味着明夏的足球日历,“撞车”将前所未有:为确保欧洲杯顺利举行,原定于明年夏天举办的2020-21赛季欧国联决赛阶段比赛、女足欧锦赛以及U21欧青赛三项赛事都将改期,下赛季两大杯预选赛同步调整。而原定在中国开打的新世俱杯,成了夹缝中最尴尬的那一个。

  当然,即便欧洲杯不延期,新世俱杯除去和2021欧国联决赛阶段撞期外,也可能与2021国际冠军杯、英超亚洲杯及豪门亚洲北美行高度冲突。而对于FIFA从盘子里分蛋糕之举,欧足联始终高度抵触:早在2018年4月,在因凡蒂诺倡导的“世界国家联赛”招商过程中,切费林就拒绝为老乡站台,否决将新世俱杯打包在内,最终使得日本软银和伦敦Centricus投资集团合计250亿美元的赞助败兴而归。

  clubwc_postponed_630_354_80_s_c1.jpg

  某种意义上,新世俱杯虽然是FIFA力推的新政项目,但却高度仰仗欧足联的协同配合,毕竟,作为世俱杯的重要参战力量,2019-2021两个赛季欧冠和欧联冠军谁属,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本赛季复工日程表。在欧洲杯、美洲杯相继宣布延期后,FIFA便成立专门小组,商讨世俱杯延期方案,但无论是2021年底举行,还是顺延到2022甚至2023,从今年5月直至未来两三年间,毫无假期可言的豪门球员们,将继续辗转各洲,疲于奔命。

  六问:欧冠欧联,何去何从?

  推迟办赛,无非是以时间换空间,前提仍是各国联赛尽早恢复正常秩序,不给下赛季留下太多欠账。然而,五大联赛的复工计划,普遍被指责“活在迪士尼”世界。比起自负盈亏的各国足协和职业联盟,欧足联更在意的,是欧洲两大杯如何重开,如何收尾。

  尽管在声明中,欧足联表态旗下所有俱乐部、国家队赛事都将暂停,欧冠欧联更无限期推迟,但仍给出了指导性意见:欧联杯决赛暂定6月24日,欧冠决赛则在3天之后,而且除去剩余4场1/8决赛外,从八强到决赛,都将改为单回合赛会制形式,比赛将在中立场地或者一方主场进行。半决赛和决赛将4天内在同一城市举行,全部赛程压缩到1-2周。但目前,这些设想尚未得到确认。

  TALKSPORT-Live-Blog-17th-March.jpg

  毫无疑问,从1955-56赛季首届欧洲冠军杯开打至今,64年来决赛之前,无论小组赛或淘汰赛,主客场制是欧冠亘古不变的铁律,但正如从不在奇数年举办的欧洲杯破了天荒一样,欧洲两大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。但这也意味着欧足联转播收入、参赛球队收入的显著下滑。各大联赛是否缩水仍待商榷,但欧战的“瘦身求生”,可行性和可信性显然更高。

  七问:球市拉胯,谁人补锅?

  欧洲杯延期,之于联赛固然是弃卒保车,但之于疫情整体控制,仍是杯水车薪。即便本赛季剩余联赛如期复工、空场打完,各联赛的门票、比赛日收入也将集体滑坡,而欧战奖金、分成同样不容乐观。

  而眼下,球员们的收入已是疫情的晴雨表:在德甲,减薪已成广泛讨论的议题,门兴已率先响应号召,从高层到球员,月工资总计减去100万欧元。在法甲,里昂宣布全部球员进入临时失业状态,尼姆、蒙彼利埃、亚眠更先里昂一步,告知球员可以向国家领取失业补助金。而西甲职业联盟内部文件透露,倘若联赛就此腰斩,今年球员们的收入预计降低1/4。

  190603_r34420.jpg

  球员收入滑坡,自然是俱乐部经营的晴雨表。金融危机至今持续逆增长的足球市场,虽然注定是极少数富裕俱乐部的游戏,但击鼓传花也有停歇之时,连续三年诞生亿元先生的夏窗,今夏注定因联赛的延期结束、大赛的身价加成作用不再,而呈现颓势。内马尔回归巴萨、尤文招徕博格巴、巴黎等队继续“壕购”的可能性,都已空前调低。而不少合同即将在6月30日到期、准备另觅新东家的自由人,也面临着届时联赛可能继续进行的尴尬:默尼耶、吉鲁、威廉、大卫·席尔瓦和费尔通亨们,是继续留在老东家“打短工”,还是头也不回地直奔新欢而去?

  文章来源:http://sports.qingdaonews.com/content/2020-03/21/content_21446533.htm

  昨天,中国足协宣布新赛季中甲联赛将于9月12日在常州、成都、梅州三地同时开赛,全部比赛预计在11月结束。

  本赛季共有18支球队参赛。三大赛区各6支球队将进行小组赛双循环比赛。每个小组前两名进入升级组,剩余4支球队进入保级组。9月12日,昆山FC将作为东道主球队在常州赛区参加中甲联赛首阶段赛事。

  通过前期考察,中国足协认为常州已充分具备中甲分区赛办赛条件。

  据悉,常州奥体中心体育场、江阴体育中心体育场、常州工学院体育场将作为常州赛区比赛场地。为保障比赛顺利进行,常州赛区主办方表示,将严格疫情防控举措,全程封闭管理,定点食宿和训练,确保实现“零疫情、零违纪”。 (姜小莉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zgjssw.gov.cn/shixianchuanzhen/changzhou/202008/t20200827_6780897.shtml

  直播吧9月1日讯 上港前锋阿瑙托维奇近日接受采访时坦言,在去年加盟中超之时,低估了中超的他曾表现得很不自律。

  阿瑙托维奇在2019年7月以2300万镑转会费从西汉姆加盟上港,回顾加盟时的生活,阿瑙表示,“我低估了(中超),我没有训练,也没有顾好自己的身体,我只是一直吃,喝着碳酸饮料——雪碧、可乐、芬达…喝着那些对身体不好的饮料。”

  “我在错误的时间进食,不睡觉,当我来到中国的时候,我足足花了三周的时间去适应时差。我在早上6-7点睡觉,下午3-4点才起床,晚上一整晚在训练,然后接着在错误的时间点吃饭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我之前聊过的事,而现在我记在心里的是,俱乐部需要我拿出表现,我们需要为冠军而战,我的转变是因为我需要变得更好,否则我在这里踢不了。”

  阿瑙托维奇迄今代表上港23次出场,打进14个进球,他与球队的合约直至2022年12月到期。

  (水佐尼亚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dy.163.com/v2/article/detail/FLEF5IK60529AQIE.html

  昨天,KPL官宣了最后的挂牌选手,共30位,其中还掺杂着“传说”选手久诚。对于本次KPL的转会期,挂牌可是与夏季的挂牌可比上一番了。时间短,挂牌多,但是夏季转会期,选手的变动可是将KPL小洗了一番。而这回这么多选手,还会再洗一次KPL吗?

  有网友爆料称,此次转会期挂牌交易结果爆冷。

  不久,还有另一位游博大V转发,似印证爆冷结果。

  1月31日转会期结束,挂牌交易也就彻底终结,此次没有特殊事例选手,也就是说所有挂牌选手是真的挂牌,也不会有再添加。而挂牌交易结果,则是2天后结束,2月1号官方发布通知给予结果。

  目前KPL选手转会成功的,只有RNGM的伊恩,成功转至QG。其余选手与俱乐部,都没有发出有新选手进入俱乐部的相关消息,不过,也没准会在转会期将结束时来个大的。比如,Hero的传说选手。听相关爆料,此次久诚的挂牌交易大约是2500万,如果真的被拍了,那真的是十分的豪了。

  但说到底,如今联盟中,没有了降级的威胁,自然选手及俱乐部也没有了太大压力,通常难过两天就没事儿了。

  回想当初的AS仙阁、AG超玩会、WFD等俱乐部,每输一场比赛,选手压力变大了一分,因为意味着离降级又近了一分。而如今,没有了降级的压力,不得不说,让很多人心里减轻了很大一个负担。虽然联盟招商更容易了,但是战队表现嘛,你懂的~

  且看这次转会期结束,KPL的战队究竟能否大洗牌吧!

  ?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m.sohu.com/a/296694770_120099891